a a a a a a a a a a a 习近平致电祝贺丁觉当选缅甸总统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习近平致电祝贺丁觉当选缅甸总统

英女王被告上法庭 要求归还王冠上“诅咒”钻石(图)|诅咒|巴基斯坦

原标题:春节基本“零燃放”的背后

■本报记者简工博

2月12日零时刚过,家住杨高南路5055弄的“新手妈妈”唐女士听到女儿睡梦中发出的轻声呢喃。为孩子免受烟花爆竹打扰特意安装的双层玻璃窗透着缝,清新的空气流动起来。她看了看手机,空气质量指数显示为“25,优”。

平静与安宁的背后,有4万余民警的辛勤付出,有30万平安志愿者的守望相助,也有全市居民的积极配合。

记者昨天从上海市公安局获悉:2月6日至13日15时,未发生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的火灾事故。春节期间,外环以内区域基本实现烟花爆竹“零燃放”,外环线以外区域烟花爆竹燃放明显减少。

在一些市民看来,今年春节烟花爆竹基本“零燃放”背后,城市依法严管水平、市民法治意识和共治理念正在不断提升。

依法严管:处罚劝阻违规燃放491次

对于放不放鞭炮这件事,市民张新亮曾经十分纠结:“现在的居住环境真不适合放炮仗,我自己的车也被炸过。可是这么多年传统完全放弃又有些不习惯。”

今年1月1日新规落地,住在中环线附近的张新亮家属“禁放区”,但他的纠结仍然没有消去:“我希望自己是守法市民,可如果大家都放的话,真能管得过来?”

一些市民坦承,曾对“禁放”新规保持观望。这一次烟花爆竹管控工作被称为上海有史以来“人数最多、规模最大、措施最严、力度最强”,难度可想而知。

大年初四19时,虹口区公安分局嘉兴派出所社区民警王贵富带着社保队员正在社区里巡逻,走到沙虹路351号,一位相熟的居民叫住他,递上一袋烟花爆竹:“这是去年儿子结婚剩下的,特地留着初四晚迎财神。”今年,王贵富已经收缴到烟花爆竹11万余响。

沙虹路351号所在的张桥社区是老城厢,极易引发火灾,往年春节放过鞭炮后,狭窄的弄堂通道里仿佛铺了一条厚厚的红地毯。今年除夕16时起,王贵富就带着2名社保队员,拿着手电筒、喇叭和警戒带,来回巡逻几十次,一直守到年初一时,没有听到一声炮仗响。初五凌晨迎财神,王贵富照例保持了除夕夜的工作节奏。

这位居民对他说了老实话:“民警和志愿者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我根本没法放,索性上交。”那些原本观望的市民和这位居民一样,感受到上海“禁放”之严,主动放弃。

王贵富是今年春节期间值守岗位的民警和志愿者中的一员。除夕16时起至次日7时、年初四16时起至次日12时,全市公安机关启动社会面防控一级加强勤务等级,全市4.3万名民警压到一线,3028名机关警力重点增援浦东、黄浦、徐汇、长宁、静安等重点区域,执法执勤深入8928个网格,处罚、劝阻违规燃放行为491次。

在嘉定公安分局真新派出所,十余面屏幕滚动播出路口实时画面,其中一组画面来自首次出动的空中航拍器。当航拍器在辖区内一高楼楼顶升空20米后,能监控更大范围的情况,画面传入烟花爆竹管控工作临时指挥部,成为路面巡查、视频巡逻之外的叠加力量。

据统计,2月7日零时至13日8时,全市共受理火警592起,出水51起,同比去年分别下降3.6%和13.6%。其中外环内的火警280起,出水17起,同比去年分别下降8.5%和55.3%。环卫部门数据显示,除夕夜和年初五凌晨共清除烟花爆竹垃圾62.1吨,全部位于外环线以外,同比去年减少八成以上。

源头管控:394起相关案件被查处

“放不放”这个令张新亮纠结的问题,因为现实情况而得到解决——他发现自己根本买不到烟花爆竹。

春节前他曾到往年购买烟花爆竹的商店询问,却发现店内已经挂出“因外环线内不允许燃放烟花爆竹,本店不再销售烟花爆竹”的告示。今年2月1日,上海消防部门开始发放烟花爆竹的经营(零售)许可证,全市84个销售点全部位于外环外,此后还有7家销售点因违规被取消资格,而且市民购买烟花爆竹也需要实名登记。

在一些市民看来,这样的措施不仅有利于对消防安全风险进行源头管控,也有利于减少违法燃放的发生率。

随着对销售烟花爆竹管控趋紧,非法存储、销售烟花爆竹越来越隐蔽:“僵尸车”、废弃房屋成了非法烟花爆竹藏匿之所,网络则成了销售的重要渠道。上海公安成立由消防、治安、网安、技侦等多警种联合行动联合打击组,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全方位、全时段打击查处。截至2月12日,今年全市共查处烟花爆竹违法犯罪案件938起、刑事拘留65人、行政拘留199人,罚款261万余元,收缴非法烟花爆竹3.8万余箱,均为历史最高。

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上海公安部门也对一线民警执法进行了充分准备。据市公安局法制办主任范宏飞介绍:“我们先后对全体执法民警开展了7次专题培训,通过案例讲解相关执法细节、程序。”为确保规范执法,上海公安还针对非法销售、运输、储存、燃放烟花爆竹等违法行为制定下发一系列“执法指引”,强化全过程精细化法制保障。

在一些市民看来,“禁放令”通过春节“大考”所积累的源头管理措施和规范化工作模式,将在未来长效执法中发挥积极作用。

市民共治:

“燃放大户”愿当志愿者

“禁放令”一出,静安公安分局曹家渡派出所社区民警陆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住在康定路1268弄的俞承志。老俞是私企业主,燃放烟花爆竹图个喜庆,每年跟员工在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花费数以十万元计。

“如果这个‘燃放大户’今年都不放,对辖区居民带动会很大。”除夕前夕,陆斌带齐各类宣传资料,多次登门向老俞讲述法规的意义。遇上分局同事抓获非法存储烟花爆竹案例,陆斌都会微信发给俞承志。几次之后,他终于接到回复:“陆警官,谢谢您的提醒,除夕我肯定不放!”

除夕当晚,俞承志信守承诺。不过陆斌知道,对于私营业主,“迎财神”才是“重头戏”。他和街道负责人拜年之时再度登门,俞承志有些为难。陆斌说:“迎财神”目的是啥?祈福企业多赚钱。如果坚持要放烟花爆竹,公安机关处罚下来,影响到正常经营,要上征信黑名单,得不偿失。一番“软磨硬泡”,俞承志答应“不再燃放”。

年初四上午,俞承志特地给陆斌打电话:“陆警官,我想让公司年轻人晚上穿‘黄马甲’当你们平安志愿者,不知道可以吗?”

“上班路上地铁里提醒春节不要燃放烟花爆竹,到了单位手机收到短信提醒。回到家里楼组长挨家挨户发放告知书,晚上吃饭连孩子都说今年他不要烟花爆竹了。”这条几乎无所不在的“禁放令”“刻”进了市民杨瑜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说:“渴望更安全的环境,渴望更清洁的空气,其实不少人都感觉到燃放烟花爆竹的习俗应该变了,新法规的推出正当其时。而严管就像一股强大‘助力’,推动大家下决心移风易俗。”

除夕至今,全市180个回收点接收市民主动上缴的烟花爆竹1500余箱。不仅如此,今年春节期间还有30万平安志愿者驻守外环线内7301个居民小区和单位、外环线外禁放区域,目标直指“零燃放”。

对于上缴烟花爆竹的居民和商贩,“收缴烟花爆竹大户”王贵富总是心带谢意:“在劝导和普法的过程中,诚恳是最重要的,如果得不到民众的配合和理解,不是僵掉了吗?”而在杨瑜看来,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这样关系千家万户的法规,需要执法部门的严格管理,也需要赢得市民的支持与配合:“人心所向,才有真正持久的效力。”

英女王被告上法庭 要求归还王冠上“诅咒”钻石(图)|诅咒|巴基斯坦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